來談談,那種可能會出事的OD

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?
但有時,失誤是很令人感到懊悔及憤怒的XD

我們在臨床常規及"滿足"患者需求時,常會陷於兩難…
明知這球不該怎麼打…但我們打了…吃了個"非受迫失誤"…悶呀~

小何也和大家一樣,這種事常有的~
但小何長大變老何後,這事很少很少發生了~
老何沒有小何年輕銳利的眼睛,但心裡想通了一些道理,所以比較會打油條老人球 🙂

以下,老人球教學開始!

什麼是成功的OD?
牙醫的定義和患者的定義不一樣
牙醫可能會想說外形、咬合、resistance form、蛀牙有沒有挖乾淨、有沒有拋光、有沒有美美的看不出來…

患者呢? 其實不難
1)不會酸 2)不會塞

上圖是綠色是長期穩定的三要素,藍色是臨床上要面臨三難題
–> 如有結構不夠好,該做假牙的需求,我們會告知,
如果患者不聽,咬裂了,是患者的責任

–>牙髓有問題,該做牙髓治療,我們會告知
如果患者不聽,腫痛起來了,是患者的責任

–>補前會酸…補後會酸…但牙髓是活的唷…呃~
沒錯,躲不掉了XD

由以上推論,老油條老何深知:酸是OD治療的切入點!

廢話不多說,直接給各位治療時的思考流程(最近寫文章比較單刀直入,因為沒時間睡覺了^^||)

這個流程以酸為切入點,而酸的來源是sealing出問題,簡單之…
外界有機會刺激牙髓,最常見的如大量dentin露出…如下圖

也有可能因為一些de-bonding, cracked, 2nd caries等等,所以您要把問題先找出來!(黃區)

當然囉~有些酸已經嚴重到某種程度,有牙髓發炎的問題,那總不能不管人家,直接就打麻藥補起來,甚至做個BPR就當沒事吧?
牙髓炎就如同歲月,何時饒過人?

所以牙髓診斷要先有呀!(橘區)
這裡重點提示,牙髓炎不一定不可逆,但你需要給他時間回復,好好的用樹脂補起來等個兩週到一個月常常有助診斷,此時要做BPR你也才會知道是安全的嘛!
因此圖中的可逆牙髓炎的牙齒才需多一個暫時補綴物時間做為觀察,一切沒問題之後才重新當成正常的牙齒做到正式補綴物,例如BPR(若有需要的話)

接著來看看最後的藍區,有兩大重點:
好的sealing及好的resistance
當我們前面已經診斷出之前是什麼原因造成sealing不好時,就可以針對性的改善了
一些手法舉例如下:
–>在沒有進行牙髓處理前,我們選擇self-etching dentin bonding系統來處理dentin
–>如有好的受力凹窩或非斜坡,可用GIC打底deep dentin處
–>另有pulp capping等 VPT治療時,用上bioceramic….(自費要先講唷~)
–>如果確定不要bioceramic VPT(所以表面是先考慮time/cost才考慮sealing),也可以partial caries removal的觀念,但周圍一圈要好

最後講到怎麼得到好的resistance,你還是得要面對遊戲規則的
其實OD治療,最大的難題是:台灣的健保
一個不用付費的治療,患者不會在意用
一個支付低價,齊頭平等的治療,醫師無法在合理成本下做到最佳品質的治療

試想,多少在根管治療後該做保護的大臼齒,硬是用"免費"的樹脂補起來,導致將來裂掉或二次蛀牙? 那麼辦? 來看下圖:

重點是,當牙齒需要被保護時,如左圖不cover cusp是不行的~
但至於是樹脂還是ceramic,短期內不重要,不過長期要用ceramic比較正式。中間的圖,樹脂有保護牙齒了,但厚度是否夠? 得看咬合強度囉~
材料及費用牽扯在一起,當然會影響患者的決定,我們只能根據專業給出合理的建議
引導患者接受正確的治療,有助我們減少"非受迫性失誤"的這種遺憾呀~
不過高風險case善盡告知後還是只要補樹脂,然後咬裂,醫師至少不是罪人 🙂

其他的細節,可以參考老何及好友們的線上課程"修復學的基石"當中的最後一課,用講的、有slides輔助說明會比較清楚了 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