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視活髓判生死-髓想曲3的可能性?

入世,是專科學習的使命,所以我們勇敢、辨証、抗顏為師,以孤高自賞為戒。

對某些人而言,演講/教學就像一場戀愛
拼了命,只想告訴你,心底想說的
或許有些不加修飾的笨拙,但誠意十足
演講給講義這個傳統不知何時開始的? 正好給各位參考一下髓想曲1、2之間的不斷進化。

我們心裡在乎的,只有多少更良善的治療被更正確的執行 🙂

老何問過兩場都來的人,第二場我們理的更順了一些,其實是放下了一顆懸著的心,不枉我們改到最後一刻的任性冒險。

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三場,因為準備這個真的很累@@

在此之前,我還是先補充一下第一場沒提過的一大重點好了

==================

這些內容從以往的文獻其實都有陸續提過了,上次也有講過,我們不外乎看組織的形態(附著、顏色、結構)來了解健康程度,看流血的情況(區域、流動程度、止血程度)來判斷發炎的程度。以上不在贅述囉~

那還有什麼可以看?

我們可以知道,壞死組織在NaOCl中溶解的比較快,那有沒有什麼時間及濃度的NaOCl是具鑑別力的呢? 幫大家找了篇老文章來看看,由以上的實驗得知一個資訊,1%NaOCl在2分鐘時對好的組織及壞死組織最有鑑別度。

大家來看以下的影片:

這個活髓判斷的方法用在VPT,在文獻中還沒有被提及(也可能是老何書唸太少^^)
說不定那天Dr. Rekucci看到就會去找幾顆牙齒來切片囉^^

為何用NaOCl沖,因為殺菌效果好、成功率高,可止血,相信我,我是endo專,合理的操作下也不影響bonding太多,相信我,我是OD專

這樣的做法我相信很多人都在用了啦,只是可能沒有搞清楚要多少濃度時間,老何臨床驗証給您看了,不妨大家有機會也試試。

有endo專學弟提到,這個術式被太多人濫用了…我們也想過,講這個課會不會讓許多人回去就狂試? 其實在課程安排中,有來上就知道我們很用力的把可能的雷區及限制都分析的很清楚了。

不可能阻止用路人開車,有牙醫師執照就能合法做活髓治療呀~我們做的,比較像是安全駕駛的課程,告訴大家怎麼做、什麼情況下做比較有科學根據、比較安全。

老何也刻意安排補綴科的醫師來聽,真正優秀的補綴醫師,除了本科外,會為了治療計畫中的每個可能的關卡去學習去了解,矯正、牙髓、手術、吞嚥、睡眠、疼痛、專案管理,包山包海是真的累XD。 (為了多一點補綴醫師來,我們刻意避開了贋復的年會:) )

——-
以上,因為endo專學妹說老何與牙最近都不寫endo只寫植牙,所以來篇endo相關的充個版面^^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