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髓治療漫談-第一章/治療牙髓的原則/The Rule

其實很簡單,就是留下好的,去掉壞的,這個跟所有的清創原則都一樣

超出這個原則其實才是需要特別去思考合理性的部分
1,留下一些壞的,期待再生
-->除非有極高再生潛力,且有再生需求才做,例如根管壁、根尖未完成。
2,去掉太多好的,為求安心
-->如果能減少風險則且合理性,但要有合理評估風險的機制,過猶不及,例如結構或是approach困難的case,RCT的風險高。

接著要學的是判斷好髓及壞髓:
1,從血流
簡化版--> 發炎:流血,爛掉:不流血,不發炎:可合理止血
實際版-->光看血流太不準,怎知從哪流出? 用讀秒決定止血程度太粗糙。
-->得看組織結構完整度:沒顯微不行! 吹風黏不黏、看不看的到完整結構甚至血管
2,從感染
簡化版-->要問病史+臨床檢查---綜合分析
實際版-->多根牙怎辦?多症狀混雜怎辦?年輕牙感覺不準、受傷牙感覺不準、等待病程發展的耐心

好髓或壞髓決定的好,初期成功可預期性就高。

而長期成功的重點是維持住seal:沒弄好就是微滲漏
-->物質交接處的穩定
-->維持住結構的合理受力設計
相關名詞:resistance form、cuspal deflection

補充考量:CP值、治療效率、階段性治療的過渡、牙科智商及教育


最後,想一想,單純補OD的case很簡單吧?
其實如果VPT除去pulp的診斷及處理的部分,重點和補一顆蛀牙差不多哩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