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子兵法與根管治療


根管治療的本質
根管治療,就是俗稱的"抽神經",為何有這種俗稱?
在患者心中,牙痛就是裡面神經在痛,抽掉就不痛了…所以牙醫師用這種方式來解釋,患者也都能接受。而似乎也理所當然的覺得,牙痛,把神經弄死或移除就沒事,也因此發展了許多有強烈毒性的"殺髓藥",遺憾的是,這些東西還是有人在用…尤其是不具根管治療能力的密醫,只要不痛就可以做假牙收錢了不是嗎?

其實"根管治療"本身就是一個不恰當的定義不是嗎? 牙髓不只存在根管,也存在牙髓腔,而且所謂的"根管"其實是個網狀系統… 我們稱之為"牙髓病學",應該會比較合適

而在選擇進行根管治療的時機,也常存在很奇異的思維! 為何奇怪呢?
1,如果是疾病,我們的重點至少要有一半要放在預防,之後才會著重到治療不是嗎?
2,如果預期人為因素可能造成疾病發生,我們的重點不是該放在如何避免或減少這些因素嗎?
3,如果是已經發生的疾病,我們要重視是提高療效,減少復發率,而不是放在治療的速度對吧?

而現實是我們過去的熱門是研究鑽針、研究取斷針、崇拜速度…這些當然也都很有意義,可是以全局觀之,大重點可能得回放到前面提及的3大點。

牙髓病治療的現實環境

在台灣由於健保制度,在牙科治療中是低報酬率、易引起糾紛、治療效果可預期性較低、患者較難感受治療的難度及價值,常是所謂的"吃力不討好"。
人無法改變大環境,但可以調整自己的思維。

如果由整體的架構來看的話,老何會這麼安排這套理論:

1,不是所有牙醫師都是牙髓病專科,但每個牙醫師都需要識別根管治療的難度及何時該轉診
2,不是每顆牙都需要根管治療,除了本身就感染壞死的牙髓,適當的策略能減少大半的case,除了省下醫療資源,也讓牙髓病專科醫師能更聚焦於難症,當然也就該提倡修正收費結構。
3,若需根管治療,需要先了解根管治療相關的補綴策略,及治療前/中/後怎麼做比較順暢
以下是一些這些年來演講的材料,配合實務驗証及想改變環境的傻勁一點一滴做的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以上是前言XD
以下是正文:

一段同樣意思的話,孫子兵法裡面分成三個層次來講,應該不是為了佔篇幅啦XD
而是要完整的傳達用意,兩千多年後,我們還能理解。

戰爭有其目的性,重點是達成目的,而戰爭只是手段。所以計畫重於一切,因為戰爭不是達成目的的唯一手段,甚至是代價最大的最後手段。
–> 所以我們要學治療計畫,
我們有植牙了,是不是可以減少牙橋? 真的用不到的爛牙是不是可以明快的拔了?
我們知道SDA的觀念,也知道RPD,是不是不一定硬要有第一大臼齒fixed?
我們有BPR了,是不是保護牙齒不一定要做成crown?
我們知道提高VD的風險及評估,也有了矯正骨釘,是不是可以不必用修掉牙齒來取得空間?
我們有bonding了,是不是可以減少為了retention form而多車掉齒質?
我們還知道怎麼設計bonded bridge,是不是可以減少為了修bridge長軸而做的endo?

戰爭勢必伴隨犧牲,不管是敵方自方,不管是土地城池財物。這些東西如果可以不被耗損,反過來可以為己用。
–> 所以我們要學根管相關補綴,
我們有了新niti,是不是可以減少cervical dentin 及root dentin的損傷?
我們有了bonded core,有了bulk fill,是不是可以減少放post及為了ferrule厚度的齒質修磨?
我們有了bioceramic,是不是可以減少為了seal所付出的空間代價?
我們知道了VPT的初始成功率,是不是可以減少intention endo的機會?
我們有了self-adhesive cement,是不是可以配合臨牙做出比較好的build-up?
我們知道了cracked可以被overlay治療,是不是可以少做crown+endo?
我們知道了endocrown有高成功率,是不是可以用來減少CLP及full crown的必要性?
我們知道了DME,是不是可以用來減少CLP及crown的必要性?

如果先不去討論這些齒質結構的觀念細節,用時間成本來算,可以不要做沒必要的根管治療,不是許多人畢業時的夢想嗎?
而真正需要根管治療的牙齒,是不是就該用最好的規格來治療,該用顯微鏡、該好好隔溼、該好好沖洗、該用超音波、該用新的器械…不是嗎? (而健保給付完全無法也不可能 cover這些)

今天,要在身上開一個2公分深的洞,您該注意的真的不是要看幾次、也不是醫生要賺你的掛號費,而是這個治療的必要性及如何高品質的被完成而且有良好預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一生懸命
有句話,叫一生懸命
意思是堅持把事做到極致,用生命守護自己所看重的東西。如果對老何來說,說不定心中所懸,就是根管治療這個專業領域。
不要看老何雜學很多,從補牙、美學、數位、補綴、植牙…其實中心思維,是一位專業的牙髓病專科醫師! 這是15年前牙醫系畢業後,老何生涯的第一個專門領域,當年只覺能幫助患者脫離疼痛很酷就唸了,後來才知道在台灣,大環境竟是那麼的時不我予…也才開啟了老何長達15年的解題之旅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