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pression (4) 其實沒有印不到的深–Dealing with complex cases

印模,最深不過bone,能在不翻flap 無限接近齒槽骨,也就足夠了…只是看你對於biologic width還有留多少respect。這裡,存在著vertical prepare vs. functional CLP的兩難。我們將來有會機會談到的,但眼前的現實,這個case,你怎麼解?

生活中不都是美好的case,也有不美的,例如這種情況,患者北部到高雄看診,時間的因素被迫要直球對決。所以我們就有vertical prepare vs. deeep margin的印模pk可以看囉~@@

這個cases當中,12是沒有好ferrule的,想簡單一次處理,只好拿出vertical prepare(shoulderless)的方式來做,這是所有方式中我最不愛的…我的處理方式是fine diamond light chamfer去找還有多少齒質提供furrule,不夠就拿flame shape bur把light chamfer去除向下,變knife edge margin。


接著講印模的思考點:為何一邊用paste,一邊用teflon?

Vertical prepare,我要印的只是一個斜坡,而不是一個完整的bone margin… 所以需要的是在印模時的乾燥環境,試想一下什麼情況下牙齦溝會是暫時乾的? 那為何不要雙線排在vertical prepare? 因為這是一個平面或是斜坡,所以第一號線會往上滑。所以此時我最好的選擇是排齦膏(Al2O3),沖掉後可以有短暫的乾,又不會排齦線一樣被包入印模中。

Deep margin,最大的難題是牙齦倒向牙齒,把進入sulcus的印模材弄的很薄,拉起來時就會斷掉,所以要想一個可以把牙齦推開的方式,雙線排齦有機會,但如果深度超過線的直徑,就很難有好的效果,所以用teflon。我有捲,而不捲緊比較好排。解決了推開牙齒,面對的是牙周不健康及車牙時或多或少的傷害,敵人是流血,流血這事有物理及化學兩種方式對抗,物理就是第一號排齦線,化學就是止血劑,又可分成讓血管收縮或是凝血兩種,在發炎的—血管收縮,被車牙傷到的—想辦法凝血,車牙時小心,拿出新的fine diamond 來處理margin,兼具效率及牙齦的保護性,13我用了一號線及bosmin。請特別注意,13的distal,這裡的軟組組超厚,常會造成問題,有賴臨床醫師的觀察去決定用排齦線或是teflon!

Matrix method(我用先bite material打在牙齒周邊,再拿起來細修、打洞,最後印模時再壓回),這裡的使用是主要for 12,我需要有材料有足夠黏滯度及快速setting來維持牙齒-牙齦空間,13的話只是順便,這樣的排齦使用medium body/monophase我就有自信能印出來,但鄰近兩牙沒必要用不同方式手忙腳亂,所以就一起用了,操作也比較簡化。

看起來很誇張的印模結果,止血問題得到控制但無法在當診完全解決,在現今的印模材的優良抗撕及足夠親水的特質下,很難印的case,在適當的方式下還是能解決的。感謝收看這次直球對決的分析 😉

使用材料: 
KULZER Variotime A-Silicone——>Putty/Medium Flow
Kettenbach, Futar D——> bite material for Matrix technique

Image result for bloody ros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